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题报道

宝应清代画川书院人文景观暨乔氏家学纪念馆顺利落成

2017-2-1 10:56:41      点击:

为切实贯彻践行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建设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战略决策,宝应博物馆认真按照县政府古城保护利用总体规划和2016年度项目计划部署,充分挖掘相关历史人文资源,利用宝应乔氏十一世祖侍读乔莱清康熙间构筑江淮水景名胜纵棹园遺址新园,开辟了“清代画川书院人文景观”和“应乔氏家学纪念馆,并于近期将对外试开放。这里将成为人们认识和了解明清时期宝应乔氏家学概况的历史人文窗口和平台。

2016年适逢宝应画川书院建立220周年、宝应乔氏十世姐、乔氏家学奠基人乔可聘逝世340周年,兴建画川书院人文景观“宝应乔氏家学纪念馆”,具有特定的历史文化纪念意义。

人文名胜纵绰园

康熙二十六年,翰林院侍读乔莱因朝廷河工争议遭谗忌而罢归,于县城东北隅城垣下,得水泊隙地(胡氏园)治以为园。二十七年春建成,乔莱取纵棹之水得清趣,一扫尘俗滌烦恼之意,取园名曰纵棹

纵棹园,园在水中建,水为园中景,园水景相依,园内外皆水也。园以水胜,景以水润,是一座韵致独具的水景园。纵棹园水陆面积甚广,约两百余亩,园中置园,景中寓景,近20座景点别有诗情画意。园以景胜,景以文名,诗意纵棹园,吸引众多达官名士雅集于此,琴弈觞咏,陶然竞日。我县清代状元王式丹一人就写下歌咏纵棹园的诗篇近百首。

画川书院文脉源

画川书院始建于康熙年间,由乔莱商孙捐献纵棹园亦名画川驯业旧址为院基,曾是我县清代最高学府。原有房屋32间、水池、石山、照壁、方亭、走廊、红桥等建筑。

清末改建安宜学堂,民众教育馆。抗日战争期间,被侵华日军盘踞,遭毁损。解放后,在原址重建该园和宝应县中学。1958年,园名为人民公园。1982年,宝应县人民政府恢复纵棹园名,并修缮一新。2005年县进行扩建重建,现园林占地66亩,复建翦淞阁、竹深荷净堂、背山临流馆,及画川书院等历史景点。

画川书院现址与纵棹园一体,是我县历史文化遗产中亟待挖掘、利用的一处展示乔氏家学文化的人文景点。

场馆设计尽匠心

乔氏家学纪念馆于纵绰园新建翦淞阁内,主题展陈柘溪风骨一乔氏家学概览分八个专题,系統展示了乔氏家学的历史背景、代表人物、著述成就、家规门风、趣闻轶事、世家园林、纵棹名园、诗家选篇及书画名作等力求运用讲述历史背后故事的方式,让历史人物“活起来”,拉近与观众的距离,走进观众的心里。

值得一提是,在乔氏家学纪念馆里,还摆放着清代宝应纵棹园实景模型,配有简单的文字说明,栩栩如生,让人领略到纵棹园的魅力。

人文景观增内涵

宝应博物馆打造画川书院人文景观独具特色,占地面积约400平方米,全方位展示画川书院的建成史,意义深远。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新建的石板墙,墙上重现了纵棹园的盛景,石板墙的背面上刻着宝应画川书院纪要,记载了画川书院的建成。随后,“画川书院”四个大字吸引着参观者前去一探究竟。

在画川书院广场上,四座雕像分别矗立在广场的四周,引人注。院东北角上的雕像是“直臣侍读——乔莱”,同时他也是画川书院的建成者,院西北角上的雕像是创院功臣——孙源潮,院东南角上的雕像是建院贤令——郑其忠,院西南角上的雕像则是治院司马——刘台斗,以此纪念建成画川书院的重要人物。

画川书院广场的中央,古色古香的碑刻上面记载了康熙御赐乔家班的故事,让人感受到乔氏家族深厚的艺术风韵。

乔氏家学传美谈

据《宝应县志·姓氏宗谱》载:宝应乔氏始祖乔赫,由山西襄陵迁至苏州阊门外,明初由苏州迁于宝应柘沟又据乔氏十四氏孙乔士宗纂修《乔氏世系图》,士宗孙乔镛续修《乔氏支谱续修》所载:乔氏家族至乔份,祖居柘溪,乔份为柘溪第九世孙”。

从乔份、乔可聘父子开始,宝应乔氏家族逐渐进入鼎盛时期,乔可聘不仅是宝应乔氏家族的第一位进士、第一位名宦官,也是乔氏家学的开拓者和宝应家学的核心人物。明天启元年,乔可聘考中举人,继而于天启二年中进士,从此,宝应乔氏掀起了争举人、夺进士的浪潮。乔可聘三子乔莱于清康熙六年中进士。乔莱长子乔崇烈于康熙四十五年又中进士。

短短85年,乔可聘与子孙三代,一门三进士,名誉两朝,可为显也。从仕达百人之多,成为宝应地区的名门望族,是宝应四大家族之一。

家规家训显个性

《乔氏家谱》中载规12条,其中有子孙不可侵占公产,不可轻易兴讼,要以和解为主,要勤苦省俭,自食其力;不可恃强逞横,以大欺小,以尊欺卑等。《乔氏支谱读修》载有子孙悉宜遵守永宜切戒保守十善败家十恶

乔氏家训见于乔可聘父份暨母沈氏合葬墓志铭文。铭文中记载了沈太孺人教子(乔可聘)训言吏有百行廉为先,文官不爱钱,天下太平。吾邑风气素薄,华毂朱轮,后多不振。尔当矢清白,积善矢清白,积善以永佘庆。

乔氏家学奠基人乔可聘撰有《自警编》。尝书题“自警文”于栖隐处陶园壁:“无庄周之达,而知鱼乐;无茂叔之静,而爱莲香;五陶元亮之高,妄意羲皇一枕;无邵尧夫之学,漫吟雪月风花;无吴康斋之收敛身心,而慕绿荫清昼;无高云从之沉酣义理,而羡水居优游。内不是,外有余,君子所耻也。可不大惧乎?先儒以现物为害道所从来矣,吾辈莫把“丘壑”二字等闲看之。

值此新春佳节,隆重推出“清代画川书院人文景观”“乔氏家学纪念馆”,是文博工作者献给全县人民的新春文化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