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乔氏家学 > 家学研究

宝应乔氏家学考略

2015-5-28 9:53:24      点击:

宝应家学是清代扬州学术的重要内涵,宝应朱氏、刘氏、王氏等家学,现已逐渐引起学者关注。然而,作为宝应家学重要组成部分的乔氏家学,尚未引起学界足够的重视。本文拟就此做一些初步的探讨。

一、乔氏家学述略

与朱氏、刘氏、王氏等学术家族一样,宝应乔氏也是迟至明初才从苏州徙居宝应。乔氏第十六世孙乔守敬在道光八年(1828)贡试硃卷中就说:“始祖赫,原山西襄陵籍,明初自苏州迁居宝应。”[i] 乔赫之后见于记载的为乔廷显和乔廷远,依后代世系推算已经是迁宝后的第六代[1],“自始祖至廷显公,世系俟考”[ii],也就是说二至五世失传,且“世为邑之柘沟人(今宝应氾水镇境内)”,“袯襫南畆,寒耕暑耘”[iii] 可见宝应乔氏原非显赫之家。乔氏家族史上第一个重要人物为乔份(15401614)。乔份号古村,为八世乔邦从的第四子,“孝友温恭”、“俭约淳朴”,居乡“退让”,“喜赒人之急”,时人誉为“宽仁长者”,晚年“以耕凿课长公(长子乔可仕),以诗书课中翰(少子乔可聘)”。[iv] 而宝应乔氏家族走上仕宦之途正是肇端于乔可聘。

乔可聘(15891675),字君征,号圣任,天启二年(1622)进士,官至明朝掌河南道监察御史,南明弘光朝灭亡后弃官归,以老寿终于家。与刘氏家学最著者刘永澄一样,乔可聘为明末东林党人,曾名列《东林党人榜》(《东林列传》有《乔可聘传》)[v]。乔可聘不仅是宝应乔氏家族的第一位进士,第一位名宦,也是乔氏家学的开拓者和宝应家学的核心人物。清代著名学者刘宝楠就认为,正是乔可聘和刘永澄,共同转变了宝应家学的学术趋向。他说:“明自姚江之学(阳明心学)兴而紫阳之学(朱子理学)晦,邑人刘永澄父子兄弟崛起于曲学波靡之日,力宗朱子而参酌于泾阳(顾宪成)、蕺山(刘宗周)之间,可聘继之,于是朱子之学复兴。”他又说:“国朝康熙、雍正间,增广生朱泽澐、编修王懋竑力守刘氏、乔氏之绪以上溯紫阳,于是朱子之学发明表著,盖江淮之间自汉唐以来得圣学真传者,宋胡瑗外惟此四贤。”也就是说,清代扬州学派的先驱人物朱泽澐、王懋竑,在学术上与刘永澄、乔可聘有着直接的传承关系,四人代表着江淮地区自宋初以来的学术最高水平。他还说:“可聘之曾孙漌、泽澐之子光进、懋竑之孙希伊、永澄之五世孙世暮、世暮子台拱,各守其家学,躬行实践,余韵流风至乾嘉之间不绝。”阐明了宝应家学从刘永澄、乔可聘到清代乾嘉学派是一脉相承的,而且对乾嘉之间扬州学派的学术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vi] 刘宝楠是宝应刘氏家学传人,又是扬州学派代表人物,他的观点无疑是敏锐深刻的,也应当说是贴切的。

从乔可聘开始,宝应乔氏家族逐渐进入鼎盛时期,但却几乎是乔可聘一系一枝独秀。宝应乔氏家族出了四位进士,除乔可聘外,康熙六年(1667)进士乔莱为可聘子,康熙四十五年(1706)进士乔崇烈又为乔莱子,仅康熙四十二年(1703)进士乔兆栋出自西决溪(今宝应广洋湖镇境内)乔可大一族。乔氏学人见于文献的,除乔可仕孙乔出尘及出尘子乔演(疑即乔寅,俟考)外,几乎全部出自乔可聘一系。乔可聘传五支:乔迈、乔英、乔莱、乔薇、乔荩,乔迈后分为五房:乔崇礼、乔崇祖、乔崇仁、乔崇道、乔崇醇,乔莱之后分为四房:乔崇烈、乔崇让、乔崇修、乔崇禧,乔英之后为乔崇哲,乔崇本、乔崇观、乔崇政、乔茂才、乔崇简、乔国才,为乔薇、乔荩之后。[vii] 其中以学术知名者为乔莱(16421694,字子静、号石林)。乔莱中进士后,又于康熙十七年(1678)诏举博学鸿儒被荐试,列一等,曾与修明史,纂修三朝典训,官至翰林院侍读。乔莱深于《易》学,文学艺术造诣也极高,有“学问优长,文章古雅”[viii]
之誉。他“参取于《伊川易传》(程颐撰)、《诚斋易传》(杨万里撰)之间”,撰成《易俟》一书,以人事说《易》,“不为杳冥之谈”,被赞为“胜于空言天道心体、遁入老庄者多矣”。[ix] 乔迈之孙乔漌(16791743,字星渚、号省斋),“年近五十,始折节向学,受业于(朱)泽澐”[x],“泽澐亟称之,曰:从吾游者众,异日仔肩斯道者漌也”[xi]。乔崇修子乔亿(17021788,字慕韩、号剑溪),专肆力于诗,著述极富,“时沈归愚宗伯(沈德潜)主东南坛坫,海宁查氏群从,以诗鸣浙西,亿与之游,颇能自树一帜”[xii]。乔英的后代乔载繇(17761845,字孚先、号止巢),致力于地方文化事业,搜采明代邑人遗诗为《白田风雅前编》,并编纂了道光《重修宝应县志》,载繇子守敬,授徒讲学二十余载,“善诱掖,因材成器”,“邑之高才雄俊,半出其门”[xiii]。其他乔氏后人以文学、艺术擅一时之盛者,也是指不胜屈。

学术传承的开放性是宝应家学的一个显著特点,其主要表现为“易子教”与“磨盘亲”,我们称之为“学术联姻”。在这一点上,乔家显得尤为突出,不仅在县内几大学术家族之间易子而教和世代联姻,更将其扩大到了县域之外。乔可聘夫人王氏为王有容(王懋竑曾祖父)胞姊,继配潘氏为山阳(今淮安市楚州区)潘叔旸之女。山阳潘氏亦是望族,潘氏母云鸾则出自宝应世家大族仲氏。乔可聘之女嫁兴化吴甡(明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子吴元莱,而吴元莱之女又嫁乔英之子乔崇哲,乔英女则嫁给兴化李清(明朝嘉靖状元、隆庆初年内阁首辅李春芳嫡玄孙,以撰著《三垣笔记》和《南渡录》蜚声海内、载誉史坛)之孙李炳竹。乔莱和乔荩皆娶山阳邱俊孙之女,邱俊孙为明崇祯十六年(1643)进士,其长子邱象升为清顺治十二年(1665)进士,三子邱象随为康熙十八年博学鸿儒科进士,兄弟以诗文名,时号“二邱”。乔莱之女嫁朱经,为朱彬曾祖母,乔莱子乔崇让与梁溪(今无锡市)胡期恒均娶江都汪懋麟之女,胡期恒之女则又嫁乔崇修长子乔汲。胡期恒官至甘肃巡抚,其祖父胡统虞为崇祯年间进士,父胡献徵官至湖北布政使,胡家与雍正初年的权臣年羹尧家为世交。汪懋麟同乔莱一样曾与修明史,撰述最富,与同里汪楫同有诗名,时称“二汪”。乔崇修次子乔肃妻方氏为方式济女,出自海内著名世家桐城方氏,方氏之弟方观承官至直隶总督,为著名的乾隆“五督臣”之一。乔崇修少子乔亿为朱彬伯父朱宗光岳父,乔亿孙女又为刘宝楠生母。此外,清代名臣汤右曾、方苞年轻时都曾馆于乔家,王懋竑更是馆于乔家十余年,而乔家亦多有从事教职者,如乔崇修曾为铜陵县教谕,乔汲曾为吴县教谕。乔汲之孙乔德谦则被刘台拱延为塾师,“自是邑中人士多出其门”[xiv],其中的佼佼者刘宝楠更是成为一代学术大家。这样的一种“学术联姻”,不仅使乔氏学人开阔了眼界,更使乔氏家学有了一种兼容并包的恢宏气度。这也是宝应家学的学术特色之一。

乔氏的文化贡献主要集中在文学艺术和地方文史、教育事业上。在学术研究上,用力者相对较少,然而起点却很高。乔莱的《易俟》,是宝应仅有的三部收入《四库全书》的著作之一(另二部为王懋竑《白田杂著》和《朱子年谱》)。乔莱的父亲乔可聘,“始读《王文成(王守仁)全书》,知有‘知行合一’之学,又与润山叶子(叶廷秀)、几亭陈子(陈龙正)互相切劘,知有‘居敬穷理’之学,晚年读《性理大全》、《近思录》、诸儒语录,知有‘理一分殊’之学”[xv],是宝应学人中全面研究宋明学术的第一人,所著《读书札记》就是其研究所作的笔记。从《读书札记》条文的顺序看,显然不是读书所作笔记的简单汇辑,而应当是晚年按照自己学术思想系统整理的结果。因此,虽然没有形成学术专著传世,却为后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著名的学术大家王懋竑就从此书得益良多。康熙三十四年(1695),时年28岁的王懋竑读此书,发出了“高元未比陈公甫(陈献章),笃实应同薛敬轩(薛瑄)”,“此学而今真断绝,不能容易属他人”的感慨[xvi],而36年后,晚年的王懋竑则在书后写下“一实真能碎百虚,高明要复此心初”,“若教濂洛传心印,邃密还应逊此翁”的感悟[xvii]。这一个“实”字,正是乔可聘学术思想的核心。乔可聘的学友叶廷秀受业于刘宗周,陈龙正则师事与顾宪成同为东林学派巨擘的高攀龙,所以,乔可聘的学术思想才真正是“参酌于泾阳、蕺山之间”,而刘永澄则“力宗朱子”,“节义彪炳、学术醇正,与顾、高友善而学术不同”[xviii]。因此,如果说刘永澄为宝应家学赋予了浓厚的理学色彩,那么乔可聘则奠定了宝应家学其后的实学性质。

与宝应的其他学术家族相比,宝应乔家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家族命运比较坎坷。如果说宝应朱氏家族似一束兰花,风姿绰约且香远韵长,刘氏家族犹一株梅花,凌雪绽放又岁寒不凋,王氏家族如一篱菊花,抱香傲霜而犹得晚晴,乔氏家族则像一池荷花,清风绝世却娇娆易折。早在乔家兴起之初,乔可聘就因“是非可否率皆直道而行,不肯雷同附丽”[xix] 而仕途多舛,入清后更是因为怀念故国,拒不出仕而终老于田园。乔可聘长子乔迈因参与反清活动,身后“诗集为怨家所发,子孙几至获罪”[xx],乔莱则因为父“可聘明季官河南道御史,有直声,入清高蹈不仕,年过八十,系东南人望,筑柘溪草堂及陶园以聚宾客,莱复得白田隙地修纵棹园,父子继盛,文采又足以彰之,为时所忌”[xxi],最终羁旅京华,客死异乡。乔崇让子乔铎更因姨父胡期恒卷入“年羹尧案”受牵连,“先业被籍没,后世遂微”[xxii]。然而也正因为有太多的磨难,才塑造了宝应乔家坚忍不拔、愈挫愈奋的经世进取精神,也成就了宝应家学的学术个性。

二、乔氏著述汇考

宝应乔氏的著述,比较系统地收录于道光《重修宝应县志》、民国《宝应县志》,《江苏艺文志》及邑人成永《宝应县志书目校补》略有增补。现汇考如下:

1、乔可聘(十世[2]

六种:《按浙疏草》(史部政书类)、《读书札记》(子部儒学类)、《卧榻绪言》(子部儒学类)、《自警编》(子部儒学类)、醉陶斋随笔(子部儒学类)、醉陶斋诗(集部别集类)。

《读书札记》,现存有清康熙刻本,4卷,上海社会科学院图书馆藏(南京图书馆亦藏残存后2卷),《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影印收入子部第17册。另,国家图书馆存原郑振铎所藏《读书札记》抄本1册(存1卷:卷下)、《卧榻随笔》抄本1 册(存1卷:卷二、有缺页)。成永在《宝应县志书目校补》中称:《读书札记》上、下卷,首有戊申三月柘田逸农自叙,时为康熙七年,作四卷误;《卧榻绪言》上、下卷,版格行款与《札记》同,乃同时付刊也。成说与以上二种藏本皆合,知《存目》所收实为《读书札记》、《卧榻绪言》二书合刊,其称康熙七年刻本,考书中内容亦不确。其余几种未见。邑人刘宝楠曾从其家录得《阻开周桥疏》、《清端圣学疏》、《请劾诸臣溺职疏》、《请饬诸臣修职疏》共四篇,另有序三篇、记三篇、诗十五首,加上王岩撰行状,李清撰墓志,汪琬撰传,合为《乔御史集》一卷,宝楠族侄孙刘启瑞传抄副本,又增加《南疆逸史·乔御史传》一篇。是集有食旧德斋藏传抄本存世。[xxiii]

2、乔迈(十一世,乔可聘长子)

二种:《乔氏家训》(子部儒学类)、《岁寒堂集》(集部别集类)。

《乔氏家训》2卷、《附录》1卷(乔迈孙乔漌增辑),现存乾隆三年(1738)刻本。《岁寒堂集》,成永《校补》称:“稿本未刻,道光初曾孙德全乞娄县姚椿序。”《四库未收书辑刊》第五辑第27册收有乔迈《柘溪集》1卷,系中国科学院图书馆所藏清抄本影印,前有姚椿所作《乔处士遗集序》,仅10叶,疑即为《岁寒堂集》之残存。

3、乔莱(十一世,乔可聘三子)

十四种:《乔氏易俟》(经部易类)、康熙《宝应县志》(史部地理类)、《西矇丛话》(子部杂学类)、《石林赋草》(即《柘溪草堂集》、集部别集类)、《使粤集》(集部别集类)、《使粤日记》(集部别集类)、《应制集》(集部别集类)、《南归集》(集部别集类)、《直庐集》(集部别集类)、《归田集》(集部别集类)、《古文分类粹编》(集部总集类)、《香雪亭新编耆英会记》(集部词曲类)、《崇祯长编》(史部杂史类)、《清太祖高皇帝实录稿本三种》(史部传记类)。(后二种《江苏艺文志》补录)

《易俟》18卷、《易俟图》1卷,入《四库全书》,另有《系辞》2卷,道光间补刊,题十九卷、二十卷,《乔氏易俟易义绪文》,同治间刊。康熙《宝应县志》24卷,国家图书馆藏有康熙二十九年(1690)刻本,4册,1962年扬州市古旧书店亦曾出有油印本,8册。上海图书馆所藏《石林集》9卷,收有《直庐集》2卷、《归田集》2卷、《应制集》1卷、《南归集》1卷、《使粤集》1卷、《使粤日记》1卷、《拾遗集》1卷(《南归集》、《拾遗集》系刘宝楠抄配),该集现收入《清代诗文集汇编》。《柘溪草堂集》1卷,复旦大学图书馆藏清康熙刻本。《香雪亭新编耆英会记》2卷,又题《耆英会记》,1986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据光绪间刻本影印,收入《古本戏曲丛刊五集》第四函。《清太祖高皇帝实录稿本三种》,杭州大学图书馆藏1931年史料整理处影印本。另,1985年杭州古籍书店影印的《小方壶斋舆地丛钞》,其第四帙所收《游永州近治山水记》(第5411页)、《游七星岩记》(第5549页)、《游伏波岩记》(第5552页)、《漓湘二水记》(第5796页),系从《使粤日记》摘录,《白田倡和集》1卷,为叶燮、乔莱、乔出尘、王式丹、乔崇烈、朱经、郑乾清等合撰,上海图书馆藏清抄本。其它未见传本。

4、乔荩(十一世,乔可聘少子)

一种:容安堂诗集(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5、乔出尘(十二世,乔可仕孙、乔荫子)

一种:《疑庵诗集》(集部别集类)。

是书康熙十三年(1674)自定,8卷,南京图书馆藏顺治间刻本。[3]

6、乔尹度(世系不详)

二种:《史论》(史部史评类)、陆舫(诗)集(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另,《安宜六子唱和新编》,朱克生、陶蔚、郑在湄、乔尹度、刘家珍、姚修珩等合撰,亦未见传本。

7、乔崇烈(十二世,乔莱长子)

六种:《学斋诗集》(集部别集类)、《蒹葭书屋诗》(集部别集类)、《枣花庄录稿》(集部别集类)、《芥舟集》(集部别集类)、《资瓿诗草》(集部别集类)、《铁佛集》(集部别集类)。

《清代诗文集汇编》收入《学斋诗集》4卷、《蒹葭书屋诗》1卷、《芥舟集》1卷、《枣花庄录稿》1卷,清康熙刻本。《铁佛集》不分卷,南京图书馆藏稿本。余一种未见传本。

8、乔崇让(十二世,乔莱次子)

一种:《楮堂集》(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9、乔崇修(十二世,乔莱三子)

三种:《陶园诗文集》(集部别集类)、《鸡肋集》(集部别集类)、《乐玩斋集》(集部别集类)。(后一种《江苏艺文志》补录)

未见传本。

10、乔兆栋(乔可大之后,世系不详)

一种:《冷吟集》(集部别集类)。

1卷,南京图书馆藏清刻本。

11、乔寅(疑即乔出尘子乔演,十三世)

三种:《黄山游草》(集部别集类)、《碧澜堂集》(集部别集类)、《理咏堂集》(集部别集类)。(后二种《江苏艺文志》补录)

《碧澜堂集》1卷,浙江图书馆藏清康熙刻本,《理咏堂集》5卷,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藏清康熙刻本。余一种未见传本。

12、乔漌(十三世,乔迈孙)

三种:《日省录》(子部儒学类)、《训子要言》(子部儒学类)、《省斋遗稿》(子部儒学类)。

据成永《校补》称:“《日省录》,凡四百二十四条,一万九千三百余言,戊寅(嘉庆二十三年,1818)夏,学政萧山汤金钊叙,传钞本,未刊。《训子要言》,清钞本,未刊。”网上曾拍卖过《日省录》,2册,抄本,计62叶,后被人以780元购得。前有汤金钊序,曰:“戊寅之夏,按部淮阴,道经宝应,广文姚君楗、张君鼎以邑人乔星渚先生所著《日省录》、《训子要言》、《困学堂遗稿》问序于余。余敬受而读之,见先生学术一宗朱子,刚健笃实,发为辉光,粹然有德之言也。夫学者通患在鞶帨其辞,不知斧藻其性,是以文成虚车,而无益于世。近来士子目理学为迂腐,众人前几不敢开口,二广文能表章理学,为多士倡,良足多已。萧山汤金钊撰。”是书为平日所悟格言警句,如“读圣贤书,须将圣贤之言立为规矩准绳,以吾身就而裁之,违则改之,合则加勉,方有进步”,“《易》曰君子以永终知敝,故作事者不可不谨其始,尤不可不虑其终”等等。序中所称《困学堂遗稿》当即《省斋遗稿》。

13、乔洁(十三世,乔可聘曾孙)

一种:《志古斋偶存》(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14、乔湜(十三世,乔崇烈次子、嗣乔崇哲)

一种:《独寤斋集》(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15、乔铎(十三世,乔崇让子)

八种:《斯斋集》(集部别集类)、《容园稿》(集部别集类)、《蜀道集》(集部别集类)、《半轩诗》(集部别集类)、《好还集》(集部别集类)、《竹树吾庐集》(集部别集类)、《葵花庵稿》(集部别集类)、《赐闲续稿》(集部别集类)。

均未见传本。

16、乔肃(十三世,乔崇修次子)

一种:《春风第一山堂诗集》(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17、乔亿(十三世,乔崇修少子)

二十种:《元佑党籍传略》(史部传记类)、《暮齿宜鉴录》(子部儒学类)、《小独秀斋诗》(集部别集类)、《窥园吟稿》(集部别集类)、《江上吟》(集部别集类)、《三晋游草》(集部别集类)、《夕秀轩遗草》(集部别集类)、《惜余存稿》(集部别集类)、《剑溪文略》(集部别集类)、《古诗略》(集部总集类)、《大历诗略》(集部总集类)、《兰言集》(集部总集类)、《杜诗偶评》(集部诗文评类)、《杜诗义法》(集部诗文评类)、《剑溪说诗》(集部诗文评类)、《素履堂稿》(集部别集类)、《小独秀斋近草》(集部别集类)、《集古》(集部别集类)、《燕石碎编》(集部别集类)、《剑溪外集》(集部别集类)。(后五种《江苏艺文志》补录)

《小独秀斋诗》2卷(含《补遗》1卷、《附录》1卷)、《窥园吟稿》2卷(附《江上吟》1卷)、《三晋游草》1卷(含《附录》1卷)、《夕秀轩遗草》1卷、《惜余存稿》1卷、《剑溪外集》1卷、《剑溪文略》1卷(含《附录》1卷)、《燕石碎编》1卷)、《杜诗义法》2卷,《四库未收书辑刊》收入第拾辑第28册,清乾隆刻本。《剑溪说诗》2卷(含《又编》1卷、《附录》1卷、《附诗》1卷),收入《续修四库全书》第1701册,影印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乾隆刻本。《大历诗略》6卷,有雷恩海笺注《大历诗略笺释辑评》(天津古籍出版社)。《素履堂稿》1卷、《小独秀斋近草》1卷、《集古》1卷,上海图书馆藏稿本。余未见传本。

18、乔汉(十三世,乔茂才子)

一种:《东轩诗草》(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19、乔光曾(十四世,乔湜次子)

一种:《柔翰杂记》(子部艺术类)。

未见传本。

20、乔仙伊(十四世,乔崇禧孙)

一种:《洛浦仅存稿》(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21、乔标(十五世,乔可聘五世孙)

一种:《秋岩偶存稿》(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22、乔方立(十五世,乔可聘五世孙)

一种:《花雨香斋集》(集部别集类)。

《敦素园七子诗集合刻》之一。

23、乔大鸿(十五世,乔迈玄孙)

二种:《槐阴楼集》(集部别集类)、《容浦诗钞》(集部别集类)。

《槐阴楼集》为《敦素园七子诗集合刻》之六。另一种未见传本。

24、乔大钧(十五世,乔可聘五世孙)

二种:《听雨草堂集》(集部别集类)、《荔江偶存》(集部别集类)。

《听雨草堂集》为《敦素园七子诗集合刻》之七。另一种未见传本。

25、乔烺(十五世,乔崇禧曾孙)

二种:《医林》(子部医家类)、《野亭诗钞》(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26、乔煜(十五世,乔崇禧曾孙)

一种:《琴旨》(子部艺术类)。

未见传本。

27、乔载繇(十五世,乔光曾次子)

七种:道光《重修宝应县志》(史部地理类)、道光《寿州志》(史部地理类)、《吾园书目》(史部目录类)、《妙华仙馆诗》(集部别集类)、《学读书斋诗》(集部别集类)、《裁云馆词》(集部词曲类)、《白田风雅前编》(集部总集类)。(道光《寿州志》系《江苏艺文志》补录、《吾园书目》系笔者增录)

道光《重修宝应县志》28卷、《卷首》1卷,收入台北成文出版社《中国方志丛书》。道光《寿州志》36卷、《卷首》1卷、《卷末》1卷,收入《复旦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吾园书目》收入《中国著名藏书家书目汇刊·明清卷》。《妙华仙馆诗》2卷、《学读书斋诗》3卷、《裁云馆词》2卷,三书以篆题首,曰“止巢诗词”,国家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藏道光二十六年(1846)刻本。《白田风雅前编》5卷,南京图书馆藏稿本。

28、乔守默(十六世,乔载繇长子)

一种:《试帖偶存》(子部杂学类)

未见传本。

29、乔守敬(十六世,乔载繇次子)

十一种:《羡塘文录》(集部别集类)、《绿阴山馆吟稿》(集部别集类)、《金陵游草》(集部别集类)、《皖游草》(集部别集类)、《尺五游草》(集部别集类)、《东淘渔唱》(集部别集类)、《壬寅癸丑诗录》(集部别集类)、《燕游六草》(集部别集类)、《须静斋古文》(集部别集类)、《红藤馆词》(集部词曲类)、《红藤馆词学》(集部词曲类)。

《尺五游草》、《金陵游草》、《皖游草》、《壬寅癸丑诗录》、《东淘渔唱》五种,子福舆选为一书,为《绿阴山馆吟稿》2卷,南京图书馆、南开大学图书馆藏同治十一年(1872)刻本。《红藤馆词学》1卷,台北国立中央图书馆藏清稿本。其它未见传本。

30、乔亦光(十六世,乔大鸿女)

一种:《苕间诗录》(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31、乔钟仪(十六世,乔大钧女)

一种:《琐屑闲吟》(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32、乔福舆(十七世,乔守敬子)

三种:《吾园学古录》(子部儒学类)、《知不足斋文存》(集部别集类)、《绿阴山房诗赋草》(集部别集类)。

均未见传本。

33、乔瑜(十七世,乔崇烈五世孙)

一种:《奕园吟稿》(集部别集类)。

未见传本。





(作者:马晽文丽  马俊慧